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错乱的情感无可挽回的悲剧

错乱的情感无可挽回的悲剧


贪图钱财的女人,周旋在几个男人之间,害人害己;贪恋女色的男人,倾其囊中血汗钱,终遭离弃后操戈相向。错乱的情爱,终究酿出了一起血案。

  住宅楼里的血案

  2013年1月12日是个周六,农历腊月初一,钢城嘉峪关市大街小巷张灯结彩,节日的气氛十分浓厚。接近正午时,位于嘉峪关市同乐街区的集贸市场内,商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前来买菜的市民们你来我往选购蔬菜,市场内外的秩序似乎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可是,市场附近住宅区A栋住宅楼的一所住宅内,却弥漫着血腥味。

  家住同乐街区A栋B单元的两位女士结伴到市场买菜回家,刚到住宅楼单元门口时,眼前的一幕惊得她们目瞪口呆:一名年轻女子浑身是血瘫倒在单元门口,身旁还有一摊血迹,另有一女子在其身旁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连声呼救。几名邻居见状纷纷施援,将伤者送往嘉峪关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然而,由于失血过多,该女子经抢救无效而于当日离开了人世。

  当日上午11时46分,嘉峪关市公安局110报警中心接到了一名自称是凌倩倩的女子的报警电话,110指挥中心指令该局长城分局处警,辖区派出所民警急赴现场,刑侦民警随后赶到。警方调查得知,死者名叫柚子,32岁,系被他人在胸部、颈部、上肢连刺数刀后失血过多死亡,报警人凌倩倩是其好友。另据警方调查,柚子与丈夫因感情不和而分居多年,租住在这栋住宅楼内。

  根据死者女友凌倩倩提供的线索,办案民警确定嫌疑人是柚子生前的同居男友阿龙,系天水甘谷县来嘉峪关市的打工人员。警方经过3天时间的追踪侦查,于1月15日从甘谷县磐安镇抓获了阿龙。

  面对审讯,阿龙对其持刀捅伤柚子后逃离嘉峪关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阿龙的供述和警方的调查,揭开了阿龙和死者错乱的情爱历程。

  打工路上的相遇

  阿龙与柚子本是同居男女关系,他缘何要举刀杀死柚子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起血案,缘自错乱的情爱,阿龙和柚子在这场错乱的情爱中迷失了方向,但最终受害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

  即将步入而立之年的阿龙家住甘谷县磐安镇,家中地少而贫瘠,每年靠土地上的收入维持家用入不敷出。乡邻中不少年轻人外出打工挣钱,日子逐渐红火了起来,阿龙和年迈的父母厮守几亩薄田摆脱不了贫困,阿龙因此一直未能成婚。

  俗话说,儿愁父葬父愁儿妻,可是,贫困让这家人面对人生大事困难重重。阿龙和父母商议后,决定外出打工。

  四年前的春夏之交,阿龙肩扛行李踏上了淘金之路,前往嘉峪关市,辗转于建筑工地打零工。

  据知情人透露,阿龙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刚来到嘉峪关时也很少与外人交流,但他勤劳能干,给别人的印象还不错。在建筑工地打工虽然辛苦,但每月有几千元收入,自养有余。

  随着时间的推移,阿龙有了些积蓄,生活内容也不再局限于打工挣钱、吃饭睡觉,闲暇之余,他经常和老乡、朋友相聚,交际圈逐渐宽阔了起来,仅仅几个月后,阿龙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柚子。

  柚子已婚且带有一小孩,与丈夫因感情不和而分居多年但尚未办理离婚手续,阿龙和他的工友们虽然都了解这些情况,但阿龙毅然决然地在柚子的热情主动中陷入了一段情爱历程。

  俗话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工友也曾好言相劝阿龙:人家带着孩子还没有离婚,你还是小心为好。可是,阿龙禁不住柚子的投怀送抱,面对朋友的忠告置若罔闻,甚至把柚子当做了未来的另一半。

  阿龙的痴情,让柚子也曾产生过和他结合的想法,她曾向阿龙承诺:和丈夫办理离婚手续后就和他结婚;阿龙由此向柚子投入全部感情和大部分血汗钱。不久,两人同居,吃住一起,俨然一对夫妻。

  “阿龙打工三四年了,从来没有给家里寄过一分钱,大部分辛苦钱都花在了那个女人身上。”曾经和阿龙一起打工的工友说。

  然而,柚子和阿龙之间的这份情感,终究经不起生活的考验。
  错乱的情爱

  男大当婚,不失孝心的阿龙知道年迈的父母最焦虑的莫过于自己的婚事,很快便把他和柚子的事情告诉了父母,远在老家的父母也急切地盼望着早日见到这个未来的儿媳妇。

  2010年初,阿龙满心欢喜地带着他心目中的这个未婚妻,回到老家看望父母。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的父母虽说识字不多,但对人世间的一些现象和道理还是有些识别能力的。面对儿子领回的这个“儿媳妇”,父母怎么都看着不对头,不是因为柚子带个孩子且没有离婚,而是这个女人让阿龙的父母感觉到了压力和危机。

  “儿子,你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不合适。”父母极力劝导阿龙。

  阿龙觉得父母是嫌弃柚子带着孩子还没有离婚,可父母并不太在意这些,被阿龙追问急了,父母直言训斥:这个女人你养活不起。

  父母所指,并非一日三餐养不起,话中的含义,阿龙人在迷局恰如梦游,除非惊雷,难以彻悟。

  带着女友回家探亲之行不欢而散,但探亲之后,柚子的动机渐明。

  现代化城市生活和偏远山村的生活毫无可比性,柚子的生活“理想”中压根儿没有“下嫁农村”的念头,所谓探亲,只不过是碍于阿龙的颜面,但让她更加了解了阿龙到底有多少“油水”。

  从甘谷回到嘉峪关,柚子对阿龙再也不提与前夫离婚的事,开始有意回避先前的承诺,起初就不存在真实的情感由暗转明了,因着阿龙还能拿来些辛苦钱,这种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在继续维系着。

  柚子对自己的冷漠,阿龙明显感觉得到,他知道与柚子厮守已经不可能,可一种强烈的占有欲让他继续与柚子保持关系。并且唤起他的报复心态,他开始接触别的女性。

  可怜又可悲的是,阿龙自以为是,可柚子与阿龙交往前后,还和好几个男人保持不正当关系,且在阿龙面前掩藏得很深。

  “不管是与阿龙还是和其他男人,柚子的目的是很明确的,那就是给男人以承诺、敛男人之钱财,眼见阿龙钱竭财尽,她便开始疏远他了。”办案民警说。

  2012年初,柚子开始有意疏远阿龙,随之找借口结束同居生活。

  “一个已婚女人在男人堆里左右逢源,恰似漫步于悬崖边缘;而在悬崖边缘仍然工于心计的女人,自己酿制的祸水必将殃及自身。”一位心理学教师认为,柚子就是这样的女人,终将自食其果。

  疯狂的报复

  阿龙和柚子分居后,总觉得内心很不平衡,他曾数次与柚子见面,但每次都发生争吵,两人关系势同水火。柚子为绝后患而明确提出分手,两人不知多少次在租房里谈判、争吵、纠缠,互不相让。投入巨大,面临血本无归,让阿龙无法接受,在他的内心中,仇恨和报复之念悄然萌发且越来越强烈。

  时间到了2013年1月12日上午,阿龙再次到柚子的住处附近约见柚子,柚子不答应,继续玩“猫捉老鼠”。她打电话叫来女伴凌倩倩给自己壮胆,也好帮助她离开阿龙的这次纠缠。可是,就在柚子和凌倩倩收拾停当准备离开时,阿龙却突然从楼道内窜出来,将她们推进屋内。三人发生争执、厮打,两个女人变守为攻,阿龙的手腕和腹部被啤酒瓶划伤,绝望的怒火瞬间袭来。

  凌倩倩试图打电话报警,被阿龙发现后,她和柚子的手机都被阿龙抢夺并扔进了卫生间的水桶内。凌倩倩感觉到生命的危险已经逼近,趁阿龙不备破门逃离出租屋,借用电话报警。

  面对毫不退缩的柚子,阿龙彻底绝望,失去了理智,他手持水果刀,用肘部将柚子逼靠到墙角,一边连声辱骂,一边凶残地向柚子胸部、颈部、上肢连刺数刀,之后扬长而去。柚子身中数刀,挣扎着追出出租屋,终因体力不支而瘫倒在那栋住宅楼的单元门口。报警回来的凌倩倩见状急忙呼救,周围邻居帮忙将柚子送往医院,但终究没能留住柚子的生命。

  血案的思索

  阿龙出逃后,办案民警对阿龙的人际圈进行了梳理,发现和阿龙保持不正当关系的女人还有好几个。办案民警逐一明确告知她们:阿龙是涉嫌故意杀人的在逃犯,如果有线索要及时向公安机关反映。

  离异女子岚岚是与阿龙保持暧昧关系的其中一人,办案民警找到她之后作了特别交代。“如果阿龙与你联系,不要犯糊涂。”办案民警语重心长。“我明白,绝不会犯错的。”可岚岚依旧在错乱的情爱中错上加错,最终把自己也拖进了这场浑水当中。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阿龙逃离作案现场后东躲西藏想离开嘉峪关市,可他身无分文,于是想起了岚岚。1月14日上午,阿龙两次用公用电话与岚岚联系,要求岚岚给点路费。当日13时许,岚岚如约前往嘉峪关市机场路的加油站对面,让阿龙的朋友转交现金200元,使得阿龙购买车票,逃离了嘉峪关市,前往老家藏匿。然而,当她因窝藏重大犯罪嫌疑人犯罪而被嘉峪关市公安局长城分局依法刑事拘留后,已是追悔莫及了。

  血案告破,警钟长鸣。民警分析说,此案折射的社会现象值得警醒和思索。不管是柚子还是岚岚、阿龙,他们在错乱的情爱中迷失了自己,从而演绎出一段错综复杂且无可挽回的悲剧。
回贴支持发贴人发贴的最大动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