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话题] 白狐的感人故事

[话题] 白狐的感人故事


许多许多年之前一个寒冷的冬夜,飞扬的大雪给野地上光秃秃的那些树枝穿上了白色的棉袄。在银装素裹的世界中,雪地上有一团东西在蠕动,近了可知是一只腿受伤了的白狐。皮毛洁白似雪,在阴沉的林间艰难的前行着。

  
    小路上有一赶考的书生虽然冻的哆哆嗦嗦,却还是坚定的迈着向前的步伐。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白狐终于支撑不住倒下,眼看虚弱的身子很快的就被雪给掩盖住了。路经此处的书生发现了蜷缩在雪地里的白狐,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促使他停下脚步,他没有伤害它罗莱家纺,而是把它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为它暖身。

   书生继续赶路,夜里就在路边寻一间破庙栖身。北风狂疟的夜里,他和白狐相拥而眠,相互用自己的体温为对方取暖。有了伴的路好象不那么远,也不枯燥了。白狐的腿伤在书生的照料下逐渐痊愈,很快的,他们离京城越来越近了。

  
    进京的最后一个深夜,书生在恍惚中醒来,看见夜幕中有一对亮晶晶的眼睛在望着他,是那只白狐。他伸手将它揽在怀里,身上顿时一种熟悉的温热,他对白狐说:“你愿意就这样跟着我一生一世吗?”白狐仰头,用舌舔了舔书生的袖子,低低地唤了几声,书生知晓,白狐同意了。

  
    这一夜,书生和白狐相拥而眠,无梦而安稳的一觉。天亮,书生醒来,发觉白狐已经不见了,只有几根雪白的狐狸毛粘在他的袖子上。等了一日,也不见白狐回来,考期马上要到,他没办法再在破庙里等白狐回来,只能收拾行囊,匆匆进了城。

  
    科考出乎意料的顺利,在等待发榜的日子里,书生好几次出城寻找白狐,而白狐却如同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了无踪影。很快的,发榜了,中举的书生拿着一纸公文返回家乡,他已经被任命为当地的知府。

  
     那一个夜里,白狐望着熟睡的书生,心里不禁一阵颤抖。它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救过自己的书生,但人和狐狸可以过一辈子吗?突然的,一种极度渴望幻化为人的感觉冲击着它的大脑,它悄悄的起身,对着书生轻轻地在心底说了一句:“等着我,等我回来,等我回来陪你一辈子。”然后就跑进了夜幕中,很快的,洁白的身影被漆黑的夜色吞噬了......

  
     白狐知道兽界有一位法师,可以帮助自己变为人形.当它到了法师的祭祀台前,那个法师说:“白狐,你想做人可以,但我要将你身上的毛皮先剥下,而且在你幻化为人体和心爱的人重聚后,第一次迎春花开的时候,你的生命也就走道尽头,你确定自己可以忍受这样的痛苦和代价吗?”它点点头,它是多么得希望自己做一个女子,陪伴在他左右。躺在祭祀台上,看着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这一层雪白的毛皮被法师一点点剥开,噬骨摧心的疼痛里,白狐的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书生的名字:“攀,攀......”在失去知觉的那一瞬间,它听见法师在轻轻叹息:“冤孽,冤孽......”。

  
    她苦苦寻觅了无数年,红颜渐老,痴心依旧。那天乐扣乐扣,经过一座房子,窗内传出的读书声竟然是那么的熟悉,是他,肯定是他。她的脚步在那扇绿窗前徘徊。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她流连不走,只想静静的陪伴于此。突然间,攀发现了她的踪影,不禁脱口而出:“好一个美丽的女子!”白狐听后如沐春风,感动得不能自己。她在攀的窗外翩翩起舞,婀娜的身姿优雅着他的视线,勾走了他的灵魂。他也静静的凝视着白狐,转而坐下,把对这个神秘女子的爱恋,在洁白的宣纸上提笔一一吟诵成诗。

  
     那些日子里,白狐每天都在攀的窗外守侯,,久久不肯离去。她知道自己很傻,狐狸和人怎么能相爱呢?在爱中的狐狸的生命又是如此的短暂,她又怎能奢求太多?

  

     白狐相信自己对攀的爱情会感动上苍,依旧痴痴的陪伴在他的身边。攀并没有认出白狐,想想也是,谁会相信这个清丽的女子就是很久之前被攀抱在怀里的那只白狐?在属于他们的良宵里,攀轻轻托起白狐的下巴,说道:“真的好美好美,美的让人惊艳,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

     白狐笑笑不语,你见过我的,攀!其实,我就是那个雪夜里,被你拥在怀里的白狐啊!可是,我不能说出来,说了,他也不会相信。白狐只是含羞的笑着,任凭攀深情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四下打量着。这一夜,白狐终于成了攀的妻子,她知足了!

  
     白狐没有家,白狐的家就在攀的心上。攀抱着总是郁郁寡欢的白狐,他的声音仿佛有些黯淡,他说:“我希望你快乐些,再快乐些,你虽然没有家,但你在我的世界里,在我的心里,心界很大,任你遨游!”他也有烦恼吗?白狐不解的望着攀,攀的眼神里有了一丝忧郁,他对白狐说:“不要把所有的希望和爱全部都交给我,去找找你自己的世界和朋友吧。那样,你才不会觉得累和委屈!”

  
     每每此时,白狐的心便像被什么割了一下,好痛!法师不是说,她和攀只可以相爱半年吗?她带着她的妩媚和娇艳,她的快乐和爱情,历尽辛苦的找到他东方cj
,难道仅仅是为了再次享受他温暖的怀抱吗?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白狐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攀的家人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说白狐是个不详的女子,是妖精投胎来到人世的,攀不能和白狐在一起。白狐清楚,自己不是个不详的女子,也不是妖精投胎,她只是一只白狐,一只深爱着攀的善良美丽的白狐。

  

     从秋天到冬天,纷纷扬扬的雪花再次飘起。攀出去公干,很久没有回家了。白狐独守在攀回家时必经的路口,迎着扑面而来的雪花,心空荡荡的不知如何是好。她对自己说:“攀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是啊,她相信攀也像自己爱他那样的深深爱着自己。不管是缘是劫,她都愿意一个人承担结果。

  
    然而攀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白狐几乎怀疑了。为什么他一直不肯回来?为什么他一去之后,都不愿意告诉我他的讯息?白狐不知道该去问谁,惟有在无人的时候暗自哭泣,一个人的委屈是不用别人来怜悯的。只有在想到攀不再疼惜自己,才是白狐最难受的时候。恍恍惚惚的,来到攀的身边已经快半年了,白狐的心已经满足,虽然,她并不快乐!

  
    白狐在这样的期盼中渐渐憔悴,她病了。整日的发烧说胡话。躺在绣榻上,看着窗外的雪停了,“攀,你该回来了,对吗?”感觉自己的身体是那样的轻盈,像天上的云一样,在轻轻的飘着。“是攀在抱着我吗?就像害怕我远离一样,我不想离开他,可是,我知道,生命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如同当日我躺在祭祀台上被剥皮一样,撕心裂肺的疼。”

  
    白狐很想在变回原来的样子,等待在攀经过的路上,被他怜惜的搂在怀里。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再起来了。她已经失去了温暖的毛皮,又能以怎样的信念来支撑自己度过寒冷?大雪终于停了,封闭了一个冬季的窗户被打开了,白狐看见窗外的迎春花娇媚异常。她笑了,躺在绣榻上惨然的笑了。她该走了,迎春花已经盛开,她的生命也就走到尽头了。

  
    攀,我等不及了。白狐闭上眼睛,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浸湿散落在枕头上的秀发。也不再说话,只任凭生命远去,来过了,也爱过了,白狐该知足了。

  
    冥冥中,白狐凌空而去。再回头,看见攀回来了,伏在绣榻上哀哀的落泪。绣榻上的女子已经没有了呼吸。白狐想哭,除了哭,除了大声的哭,想用眼泪告诉攀:“这个世界我不愿意离开,就象你走的那天,我并不愿意看你离去一样。”她虽然获得了重生,却仍然无法摆脱因爱带来的无法用言语表达清楚的心痛感觉,也再也不可以靠近自己最心爱的人。

 
    四周黑漆漆的,这个夜晚,连月亮也没有。在停止呼吸的那一刻,白狐以为自己可以忘却,那些尘世里的故事,可是她分明感觉自己的心还在痛,灵魂也有心吗?白狐郁郁而去,如同从一场大风暴中挣扎而出:
 
    “我走了,向我该去的地方飞去,尽管那里没有你,还有让我害怕的漆黑世界,可是我必须要去来世了。来世里,攀,我还会是你怀里的这只白狐吗?”
回贴支持发贴人发贴的最大动力!
白狐听了让人心碎的歌
错过了,就放弃; 错过了,不回忆;错过了,不去爱;错过了,不挽留;既然一切已错过,
那么就让注定成为永远地注定......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主题

高级回复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