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位老业余家对无线电的钟爱与执着——访BA1FK/许道通先生

一位老业余家对无线电的钟爱与执着——访BA1FK/许道通先生


2007年4月13日下午,在和煦的春风中,我们来到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看望已经88岁高龄的业余无线电家ba1fk/c7fk/xu2fk/许道通先生。米寿之年的许老和蔼可亲,与ba1ba/刘淳、ba1dx/饶钦和、ba1kp/张家齐等几位老友重逢的喜悦一直挂在脸上。在近3个小时的访谈中,许老给我们讲述了他很多青少年时期的故事。回忆起70年前的情景,许老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许老从十几岁就开始接触无线电,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位老业余家对无线电技术的钟爱与执着。


    许道通于1919年6月17日出生于北平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小学就读于北平市立第八小学,毕业后随家迁居天津,中学就读于天津扶轮中学和民德中学。他从初中就开始接触无线电,学习基本知识并动手制作矿石机、单管收音机和短波收音机,1937年高中时,自制并开设了个人业余电台,是当时天津最年轻的火腿之一。中学毕业后许道通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工学院,1945年毕业后被保送到北平电信局,在专业岗位上从事无线电技术工作40年。在一无图纸二无资料的情况下,曾亲自设计并组织研制了我国首台40kw大功率发射机和多种型号大功率发射机,为我国电信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初中时代首次接触无线电
      

      70多年前,我国各大城市已先后建立了广播电台,收音机成了当时最时髦的商品,很多大商店的门口都摆放着落地式收音机或大喇叭,播放电台的戏曲、评书等节目以招揽顾客。许老说:“我当时觉得无线电很神秘、很有意思,就想自己动手摆弄摆弄。”于是,刚刚上初中的许道通开始了他的业余无线电之旅。
     

     “那时候买不起整机,再说买现成的也没意思。”看到几位高年级同学课后常在一起讨论无线电技术知识和研究收音机制作方法,许道通积极要求参加并受到学长们的欢迎和鼓励。“先向学长们借了几本书籍和杂志,如饥似渴地阅读,虽是囫囵吞枣似懂非懂,但总算有了一些基本了解。许道通把自己的零花钱和买早点的钱省下来买零件,再一点点组装。从上初中开始我就琢磨矿石机、单管机,都成功了。”许老回忆着那段日子。“最初是从30号电子管开始做,后来还从旧货商店买过109型电子管,但太费电,做了对比后还是决定用最省电的30电子管”。当许道通从第一台单管收音机中收听到广播节目时,兴奋异常,对无线电的兴趣也愈加浓厚了。
     

      在实践中许道通逐渐认识到,要制作出性能更好、更复杂的收音机,就要学习理论知识,做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于是,许道通设法买到了一些杂志和书籍。许老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几种较有影响的杂志。“通过看中雍出版的《实用无线电杂志》和亚美出版的《中国无线电》杂志,我了解了很多无线电领域的专业知识,当时的刊物图文并茂,文字说明详细,实用性很强,初学者都可以按照线路图和实物照片进行实际操作。”许道通象所有初学者一样,边学习边实践,开始制作性能更好、更复杂的收音装置了。

转自“火腿网”
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会员!对收发电报感兴趣!      
回贴支持发贴人发贴的最大动力!
来源:雪莲、王波、博爱 作者: 发表时间:2007-9-6 17:35:40 浏览次数:1695
                                                       第一部收发信机研制成功
      

      从收听本地电台广播,到用短波收听国外广播,许道通对无线电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渐渐地,他已经不满足于制作收音机,仅仅当一名广播收听爱好者了。升入高中后,他便开始自己制作发射机,与接收机配套,尝试进行无线电通信试验,他要当一名“火腿”了。


     “一做就灵!”直到今天,提起第一台收发信机,许老仍然觉得十分兴奋。按照杂志上介绍的线路图和零件参数,许老和同学鲍德永一同研究和试验,各自做了一套收发信机。许老的接收机使用78和6f7电子管,为1-v-1再生式电路。发射机用一只45电子管,哈脱莱振荡,输入功率10w,输出大约为5w左右,以cw方式工作。工作频率为7mhz,齐柏林(zepp.)λ/2天线。鲍德永的单管发射机也是用45做震荡,用57和2a5电子管做的0-v-1短波收信机,一级再生检波和一级低频功率放大。两人相距大约1华里距离,经过反复调整,他终于收到鲍德永的电报信号了!很快鲍德永也听到了许道通的莫尔斯电码。尽管由于激动和不熟练,点划和间隔不规范,误码率较高,但两个年轻人最终还是满头大汗地进行了一次完整的qso,当时天气已是初冬,可是他们的衣服都湿透了。紧接着,许鲍两人又不断改进,在发射机中增加了调幅电路,实现了am通信。“你听到我没有?”这是许道通与同学鲍德永进行am通联时说的第一句话,许老至今记忆犹新。


      许老介绍,在上世纪30年代“玩”业余无线电的人并不多,而且在制作中会遇到很多困难,不仅要有丰富的知识和正确的线路图,更要有毅力和恒心,同时,还要有一定的财力支持。“那时候做一套机器是很不容易的!”据许老介绍,当时无线电器材很贵,做收音机离不开电池,45v的成品乙电池太贵,自己就用30个1号电池(普通手电筒电池)串联起来代用。而30号电子管的灯丝电压是2v,称作甲电,就需要用两节电话机使用的大圆电池串联,再串可变电阻调节到2v。电池是消耗品,对于一名学生来说,资金就成了大问题。如何解决?许道通说:“只能从自己的零花钱中节省出来,买一个30号电子管是2元钱,买一副耳机6角,还要买杂志、买书,所以,就没有钱再买零食了,很久才能凑齐需要的各种配件。”说到省钱,许道通还总结出两个小“窍门”,一是买日本货,“因为日本货比美国货要便宜很多!”同是30号电子管,买日本牌子的只需3角钱,可是邮购美国rca品牌的,就要2元钱!第二个窍门是:多跑路多比较。为了买到物美价廉的零件,许道通除了逛商店外,更多的是逛地摊。因为零件价格不菲,所以在进行实验时,许道通总是精神集中,认真操作,反复检查核对,这也培养了他在日后工作中的谨慎作风。


      许老的父亲是一位主张科学和实业救国的爱国知识分子,很赞赏许道通刻苦学习和执着追求的精神。在开始制作发射机时,父亲赞助了10元钱,他很快买齐了各种零部件并成功制作出通联效果比较理想的第一台发射机。“在制作第二套设备时,父亲破例给了我50块钱!”许老本着节约的宗旨,仅用了30多元的成本,就购齐了第二套设备所需的器材。那时候的50块钱大致相当于现在的1000元,父亲的支持极大地鼓舞了许道通的热情。

转自“火腿网”
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会员!对收发电报感兴趣!      
业余无线电之路几经波折


      上世纪30年代,多数业余电台都工作在40米业余波段,加上当时电磁环境好,功率不大的电台也可以通联到很远的电台。由于许道通采用了杂志上推荐的优选电路,为了降低误码率和提高通联效率,许道通大胆地采用了当时还较少使用的快键。和鲍德永在完成首通后,许道通又开始与天津的其他火腿进行通联,通过qso认识了许多ham朋友,还有幸结识了老业余家徐鸿瀛/xu2hy,并得到了徐先生的鼓励和指导。他还和赵振德/xu8xu、黄小芹/xu3st、徐鸿瀛/xu2hy、郑观森/xu2ck等我国著名的业余无线电家进行了通联。在前辈们的介绍和引导下,1937年1月许道通和鲍德永一同申请加入了中华业余无线电社(crc),许道通的呼号是xu2fk,鲍德永的呼号是xu2tw。一时间,两名17岁的年轻ham成了天津最活跃的火腿。赵振德先生在1937年4月号的《实用无线电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再谈中国业余无线电群像》中特别提到:“xu2fk—天津许道通君,工作十分active常用快键,crc社员”。


      经过实践和知识的积累,许道通雄心勃勃,准备研制功率更大的发射机和性能更优异的超外差式接收机。“那时候制作发射机,如果用一级震荡加一级807束射功率管放大,功率就能达到40瓦左右。再选用频率稳定度高的振荡电路或用石英晶体稳频,发射机就上档次了。接收机准备采用带调整高放的超外差式电路,其灵敏度、选择性和稳定性是再生机所无法比拟的。”许老谈起这段往事时很兴奋,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但就在此时,日本发动了七七事变,日军侵占了北平、天津和华北,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日寇的统治下,业余电台活动遭禁,许道通也被迫拆散了自己的发射机,他不能再公开研究无线电了。虽然暂时停止了制作,但许道通仍然坚持看书学习,理论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许老当时家住天津英租界区,“日本人虽然占领了天津,但我发现他们还不太敢管租界内的事情。”当时的广播电台已被鬼子汉奸把持,都是鬼子“大东亚共荣”的宣传,许道通很想听一听南京、上海、武汉的广播,了解一些抗日前线的消息。于是,他重新绕制了再生式接收机的线圈,使其工作在中波广播段,晚间仔细调节再生(正反馈)电容器,使其灵敏度最高,可以听到南京的“中央广播电台”xgoa的广播节目。xgoa是当时亚洲最大的电台,功率为75kw,频率是660khz。许道通和家人从中听到了很多我国军民英勇抗敌的消息和事迹。但到了1937年底,上海、南京相继沦陷,就听不到xgoa了。只有武汉坚守到1938年10月,汉口电台xgow的功率只有5kw,用再生机很难收听到。借着租界相对安全的条件,许道通急切地准备制作超外差式收音机了。由于敌伪对无线电器材控制很严,元器件很难凑齐,一次偶然的机会,许道通发现租界里有的洋行兼营无线电零件,只是价钱稍贵一点。最后他终于在几家洋行陆续配齐了所需的元器件。变频管是6a7g、中放是6k7g、第二检波和低放是6q7g,功放是6f6g,整流是80全波整流二极管。此外,他还买到了美国出品的一套两个波段的输入及振荡线圈和配套的双联可变电容器及175khz的中频变压器,还有一只很合用的电源变压器,从而大大加速了超外差式收音机的制作进程,仅用了一个月的课余时间就组装完成了。由于线圈、双联、中频变压器是配套的,所以调试工作大大简化,检查无误后稍加调整就能正常工作了。

转自“火腿网”
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会员!对收发电报感兴趣!      
用简易的室内天线,就能收听到1010khz汉口电台xogw的广播节目,在短波段还听到了xgoy重庆国际广播电台。再经仔细统调,灵敏度和选择性又有明显提高,每天傍晚在短波上还可以听到澳洲和新德里的汉语新闻广播。当时正值日寇进犯的猖狂时期,令人振奋的消息不多,不过许道通还是从收音机中听到了张自忠、佟麟阁、高志航等抗日英烈奋勇杀敌、为国捐躯的感人事迹。许道通还从国外电台听到了国共合作的新闻以及平型关大捷的消息。“这台收音机成了我们家和亲朋好友了解抗战真实情况的宝贝。为了对付鬼子汉奸的检查,我把它安装在一台日产廉价收音机的木壳中,线圈也改成了插入式,经常插着的是中波线圈,收听短波时再临时更换。”


      1938年春天,同学项传伟到许道通家串门,他们一同收听xgoy国际台的广播,恰巧播送血战台儿庄的新闻,两位热血青年兴奋不已,恨不得也要上前线杀敌,希望能为抗日做点实际事情。许老说:“我为抗日所做的事情,就是利用在英租界的有利条件,为地下工作者制作和修理收信机和发射机。”谈到当年的“壮举”,许老感到非常自豪。“当时,只知道地下工作的电台是抗日用的,虽然担风险,但作为一个有良知中国人能为抗日做点事情是自己的荣幸。为防止意外,我都是在深夜干活,并请我母亲在外间屋给‘放哨’。一直到解放后,才知道当时维修和制作的,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和共产党天津地下电台的设备。”

                                            一往情深由业余走向专业
     

     1941年许道通高中毕业,报考大学时,他选择了设有电机系的北京大学工学院,并以优异成绩被录取。由于大学期间正值日本占领时期,鬼子对北平的控制要比天津租界严得多,许道通虽无法再进行业余通信,但结合课程系统地进行了一系列电路实验。因为家不在北平,课余时间许道通就去图书馆博览群书,一方面是系统学习无线电理论,提高自己的水平,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开阔眼界、扩大知识面。

    1945年初夏,许道通以优异成绩由北大毕业并被学校保送到电信局工作。在家中休暑假等待报到上班的许道通,经常守在收音机旁收听抗日前线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新闻,几乎每天都有好消息。当听到小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宣告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后,许道通立即转告给亲朋好友,八年被鬼子奴役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经历了抗战胜利的喜悦后,许道通到北平电信局报到,他被安排做无线电通信技术员。因为他不但有扎实的理论知识,而且还有很强的动手能力和操作经验,所以,一年后,许道通被破格提拔,担任电信局天坛电台技术主任,全面负责电台的管理及技术工作。天坛电台当时是北平电信局的主力电台,他带领30多名技术人员共同维护保养电台设备,确保无线通信畅通。“我们当时把设备维护得非常好,出现什么问题我们自己都能解决,不需要再找外面的人来维修了。”在许道通的鼓励和培养下,天坛电台的年轻技术人员专业水平很快得到了提高。
1946年,许道通参与了招考技术人员的面试工作。考题是交通部七区电信局(与业余无线电分区相同)总工程师董兆龙先生出的,由傅宗武(电信局机械科长)和许道通负责对已通过笔试人员进行了面试和操作技能考试。

    罗桂生、朱大同、齐良迟、马涤狂4人以优异成绩在应试者中脱颖而出,对这次考试,六十年后考生和考官都记忆犹新。罗桂生的考题是将一个发报电键的手柄拆下,让他完全用手工制作一个手柄,在规定时间内将电键修复。罗只用了不到3小时就完成了,外观和质量与原件难分仲伯,受到主考、监考和在场人员的高度赞赏。朱大同的考题是按指定频率手工磨制石英晶体,齐良迟是检修、调试一部小功率发射机,马涤狂是检修一台超外差式收信机,他们都顺利地通过了考试。罗、朱、齐、马四位年轻人都是非常活跃的“火腿”,由于对无线电技术的热爱和较强的动手能力,在许道通的带领和培养下,他们很快都成为了天坛电台的技术骨干。许道通在工作中也不断学习和提高,成了电信局无线通信方面的优秀工程师。师徒五人,亦师亦友。1947年5月5日,许老带领四位得意门生参加了业余无线电节,并为大会的胜利召开提供了设备和技术保障,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给当时参加大会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转自“火腿网”
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会员!对收发电报感兴趣!      
为通信事业发展奋勇拼搏
   

     北平和平解放后,改名北京并成为新中国的首都,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通信任务日益繁重,特别是随着国际交往的增加,无线通信业务异常繁忙,人员和设备明显不足,无线通信仅靠天坛电台已不能满足需要。在邮电部长李强的支持下,北京电信局先后在朝阳区的东坝改建了旧称“大兴电台”的三台,新建了“平房电台”(四台),这两个发射台的相继建成,逐渐缓解了无线通信的压力。

    新台急需大功率发射机,当时英美对我国封锁禁运,只能由苏联引进了两台,但价格非常昂贵。一台25KW的发射机80万元,15KW机也需要40万元。为了买两只备用的大功率水冷发射管,就要用一车皮大米或花生米去换。曾经在上海亲手制作过共产党第一部秘密电台的李强部长,得知这一情况后拍案而起,立即指示相关工厂开始研制我们自己的大功率发射机,并要求北京电信局不等、不靠,鼓励支持技术人员自主研制和改造旧设备。北京电信局主管无线通信工作的李雪副局长立即抽调了精兵强将,组建了由许道通、罗桂生和饶钦和(C7DX,平房电台技术主任)为主力的装机组,许道通任组长。

    人员集中后,他们利用电台的备用功率管,首先研制了几台1KW发射机,以满足国内通信业务大幅度增长的需要。装机组成员都在电台工作多年,熟悉各种成品电台的特点,他们采用了法拉弟隔离式线圈结构替代插拔式线圈更换频率,使操作更方便,工作更可靠。这批自制1KW发射机安装使用后,受到值机技术人员的好评,也更坚定了许道通等人继续研制、改造更大功率机型的信心。  
装机组又动手改造了一部已停用的日本产老式5KW发射机,重新投入运行后,成了国内重要通信的主力机型。之后,他们在解剖分析的基础上,对准备报废的日制7KW旧机进行了重新设计,在利用原机大部分零部件的基础上,升级改造成了25KW的大功率发射机。在国际线路上运用后,极大地改善了通信质量,而且工作稳定,使用简便。紧接着,他们再接再厉又升级改造了几台,使国际通信缺少大功率发射机的状况得到了缓解。同时也为国家节约了大量宝贵的外汇。

    不久,局里下达新任务,要制造当时国内输出功率最大的40KW发射机,以保证极端条件下国际紧急通信业务的畅通。当时国内已有工厂在研制,但要一年多以后才能交货,初步报价要五十多万元。局党委决定不等、不买,自行设计研制,鼓励许道通和装机组的同志们大胆创新,精心设计、精心施工,有什么问题责任由局里承担,并在费用、外协加工和关键元器件的采购方面给予了极大地支持。
接受任务后,许道通负责总体方案制订及高频功放级的设计研制、整机调试和处理机障工作。饶钦和负责设计和制作恒温晶振、激励、倍频和推动级。罗桂生负责结构设计和工艺。他们在设计研制过程中,大胆采用了多项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例如高频线圈内冷技术、非螺线管形大功率可调槽路电感、大型铜管线圈的无漕光亮镀银工艺、高效水冷和风冷系统、综合自动保护系统,顺序分级启动及停机系统都是创新的范例。关键的美制880大功率水冷电子管的顺利解决和成功应用,更坚定了大家的信心。设计、零部件加工和总装都进行得比较顺利,虽然处理寄生振荡麻烦一些,但最终还是按时完成了任务。最后,财务核算成本,总计为7万元,是尚未出厂的国产机的1/7,不到苏联机的1/10。
由于新发射天线场的建成和25KW及40KW大功率发射机相继投入使用,我国的对外通信质量得到了彻底改善。许老和装机组的创新工作得到了一致的好评和上级的嘉奖。

转自“火腿网”
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会员!对收发电报感兴趣!      
作为老一代专业通信技术人员,许老和他的老伙伴们,为我国电信事业的发展,无怨无悔地辛勤奉献了40年。作为高级工程师,到1984年许道通年满65岁时,才告别了发射机,退休安度晚年。

                                                重开个人台再享通联乐趣
    1992年,北京的老火腿们在听到国家即将开放业余电台的消息后,欢欣鼓舞,几次聚会讨论相关文件精神及如何尽快解决设备、电源、天线等问题。为准备重新开台,大家努力学习、认真实践,通过各种关系联系解决设备问题。

   “因为设备还没有拿到手,我未能赶上1992年12月22日的首批开台。”但到1993年1月中旬,中铁建总公司支援的10套62改400W单边带电台运到了。“我就是用这套全新的设备开的台,因为功率偏大,加上是临时架设的简易天线,发射机的高压只开半压,就可以达到100W以上。我经常与国内外的老朋友及各地少年宫、学校集体台的青少年朋友进行QSO。开始有些小朋友听到我比较清脆的北京话,还以为我也是一名学生,我非常高兴,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许老兴奋地回忆着。“后来,我又从永新公司买到了一台在运输时碰残的TS-450型100W单边带电台,检修后性能很好,小巧且使用简便。”

    “从上个世纪30年代我开始制作收音机算起,那时我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如今已是88岁的高龄老人了,从1937年初开始用业余电台进行QSO也已整整70年,风风雨雨亲身经历了我国业余无线电活动发展历程。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CRSA)在2002年和2005年,曾前后两次向健在的30多位老HAM颁发了从事业余无线电活动55周年‘荣誉证书’和‘终身会员证书’,以表彰老火腿对我国业余无线电事业的贡献。我也有幸荣获了这两个证书,这是对我的最高褒奖和莫大的荣誉。”不知不觉三个多小时过去了,许老还毫无倦意,郑重地对我们说出自己的心愿:“愿我国的HAM队伍更加壮大,业余无线电活动更快的发展,使我国早日成为业余无线电大国,能与我国的人口和综合国力相适应。”

转自“火腿网”
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会员!对收发电报感兴趣!      
谢谢你的抬举!
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会员!对收发电报感兴趣!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主题

高级回复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