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白龙地名背后的故事

白龙地名背后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闽侯陈歌 于 2016-4-18 11:36 编辑

白龙地名背后的故事


       地名是人们从事社会交往和经济活动的媒介,是一种地方文化传承。地名的形成往往与当地自然景观、人文历史、物产资源等有关。追溯地名由来,探寻历史根源,发掘和继承地名文化,这对于人们重新认识和了解当地历史都很有意义。

       下面与大家分享一段福州白龙与闽侯白龙地名的由来以及隐藏在地名背后的故事。

       南宋《淳熙三山志》管福州白龙叫大白龙,称闽侯白龙为小白龙。事实上,两地同名并非偶然巧合,而是有着同样的历史渊源。

       或许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大、小白龙地名竟然跟一千年前伪闽时期宫廷内部纷争有关,说来还蛮有意思的。

       大白龙位于福州铜盘路旁边,当地俗称白龙境。古时候白龙境归怀安县太平里所辖,后来属侯官县西湖区。清至民国时期,这里仍然十分落后。《侯官乡土志》称其地“人居甚少,多以墓佃为业”。

       改革开放之前,白龙境与附近村庄没什么两样,人口不多,只有一个生产队,民众以务农为主要谋生手段。改革开放以来,白龙境顺应城市发展大趋势,融入了主城区发展步伐。2001年12月,白龙社区宣布成立。2013年8月,梅峰社区并入后,辖区面积增至1.42平方公里。现该社区下辖37个居民小区,片区内有干休所、军休所、铜盘中学、小学等20多个单位。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白龙社区环境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闽侯县竹岐乡白龙村前身为闽江中的一块沙洲,旧称白龙洲。明朝之前,白龙洲与北面甘蔗洲相邻。缘于此因,宋、明时期白龙洲曾经属石门乡九功里(今甘蔗)所辖。明朝以后,白龙洲逐年被洪水吞噬,最终不再与甘蔗洲相连。而这时南岸岸边淤积形成台地,白龙洲住民就势退居岸边。后来白龙洲划归南岸西孝悌乡十四都管辖。关于这段历史,明王应山《闽都记》郡西侯官胜迹有载:“白龙洲在十五都......初,十五都有甘蔗洲,与白龙相联络。大江流于洲北,后为洪水冲啮,江徙于南,白龙、甘蔗二洲遂隔水望。”

       白龙洲东临苏洋村与上街镇接壤,隔江与荆溪镇白头村相望。福州绕城高速西北段始于此。其村落不大,杂姓聚居,朱、兰、叶、陈为大姓。全村共9个生产小组,人口1400余人。

      据考,充满神话色彩的大、小白龙地名已有一千余年的历史。关于它的由来,梁克家在《淳熙三山志》卷第三十四“寺观类·侯官县”中有简要记载:“白龙院,九功里。晋天福二年置。伪闽通文二年也。王昶始作于今怀安太平里,号大白龙。后建塔于此,号小白龙。”

      为了弄清这段记载的来龙去脉,笔者作了一番潜心的索隐与钩沉。原来大、小白龙地名由来以及白龙院的兴废与唐末五代一个叫王继鹏(王昶)的人有关。说起此番历史颇为复杂,详情要从开闽王王审知说起。

      话说王审知(862-925)建立闽国后,提倡与民休息,省刑罚,减赋役,建立学校,开辟海港,招徕外国商人,发展贸易,使福建的经济文化得到长足的发展。

      让王审知意想不到的是,自他离世后,他的后代为争夺权位,亲人间相互残杀,内乱纷争不断,好多族亲因争权夺利而死于非命,最终导致闽国的灭亡。

      起先是王审知长子王延翰于天成元年(926)自我称帝,当上了大闽国王。后由于其个性骄傲荒淫,而且又看不起他的兄弟,因此只当了一年的皇帝就被其弟王延钧联合建州刺史王延禀(王审知养子)一举攻破福州城,取下了他的首级。

      王延钧夺位后于后唐长兴四年(933)称帝,国号“大闽”,改元龙启。王延钧平生喜好神仙巫术,道号玄锡。在位时花巨资建造宝皇宫给道士陈守元居住。王延钧又是个好色之徒,在位时非常宠爱王审知的婢女陈金凤,当其病重时立陈金凤为后。然而,王延钧长子、野心勃勃的王继鹏却不甘心被陈后势力所控制。闽国永和元年(935)十月,王继鹏与李倣合谋弑父夺位,提前清除了陈后之势力。事后,王继鹏又施计诱杀了李倣,并将弑君的罪名全部推到了他的头上。王继鹏篡位后更名王昶,改元通文。

      王昶步其父后尘,同样亦好神仙之术。他不惜财力在宫中建造三清殿,用黄金铸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像置于殿中。他先是拜高道谭紫霄为正一先生,又拜陈守元为天师,平时对他们言听计从,连政事都与之商量。

      王昶此时虽已称帝,但心里并不踏实。毕竟自己的权位来得并不光彩,即使他已经嫁祸给了李倣,可弑父的阴影总是笼罩在心头,为此总是惶惶不安。为赎回自己的罪孽,他每天早晨必亲去三清殿祷告,以此聊以自慰。

      或许是天师陈守元看出了王昶的心事,后晋天福二年(937),即伪闽通文二年的某日,陈守元故弄玄虚向王昶进言,说他大白天见一条白龙在螺峰出现。王昶听后眼前一亮,心中暗忖,何不借“真龙下凡”这个名义做些文章,证明自己的王位是天意所为。所以他顺水推舟借题发挥,下令在怀安太平里螺峰大兴土木,建造白龙院,号大白龙;同年又在螺江南侧建塔盖院,号小白龙。白龙境与白龙洲就是因为大、小白龙院的出现从而得名。

      至于当时为什么已经有了大白龙院还要再盖小白龙院,这个问题尚不清楚。依笔者之见,或许是白龙境附近的螺峰与白龙洲所处的螺江两者之间有某种迷信说法上的原因,所以才又在螺江南侧建院并构筑石塔。

      王 昶生性多疑,在位时屡杀宗室,且一味荒淫好酒,不理朝政。卖官鬻爵,横征暴敛。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王昶弑父恶行终究不得善终,在位仅四年,就被堂兄王继业伙同连重遇追杀俘获并缢死于福州郊外。

      名噪一时的大、小白龙院是王昶与陈守元自导自演“真命天子”闹剧的产物。随着王昶的倒台,大、小白龙院自然受到牵连与打压,不久就院倒僧散,从此不复存在。关于这段历史,《八闽通志》曾有这么一段间接的记述:“白龙岩。在竹林寺后。唐末,甘蔗洲白龙院僧遁于此,故名。”

      白龙岩,位于今长乐市。甘蔗洲(实指白龙洲)白龙院僧人弃院外逃潜居至长乐,显然这跟王昶跨台有关联。

      小白龙院虽然遭遇厄运,所幸建在寺院旁边的石塔得以幸存下来。听老一辈人讲,石塔为实心,高约7-8米,坐落在白龙村与春风村交界的小山头上,即今福州绕城高速公路白龙互通处,此山因塔院而名塔院山。

      令人遗憾的是,大跃进全民炼钢铁运动期间,这座历经千年风雨的古塔,自此走到了历史的尽头。人们为了挖山取土洗铁砂,硬生生地把石塔给毁了。听说当时在拆石塔的时候,有人发现塔的基座有一粒宝珠,遂被其据为己有。

      时光如梭,这段历史已经走过了一千余年。大、小白龙院已了无踪迹,王昶其人也早已被人们所遗忘,但两处白龙地名却一直传承至今,与白龙地名有关联的还有福州的白龙路、白龙支路以及位于长乐市的白龙岩。

      一个普普通通的白龙地(路)名,留下了深深的时代印记,蕴含着不一样的历史信息,其背后的故事值得人们去慢慢品读。
回贴支持发贴人发贴的最大动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