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转帖]“村官小祸害大”的思考 [转贴]

[转帖]“村官小祸害大”的思考 [转贴]



                      作者:金学孟 原载:人民网

    在当前我国现行体制中,应该说“村”、“居”主要负责人是最小、最无品的“小官”,无论是任命也好,选举也罢,哪怕就是搞了暗箱操作、违规违法而形成的既定事实,反正是就职工作了,也就使得百姓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既定事实,“唉!人家根硬啊!”一句话,点破了就职人的不合法任职。但谁又阻挡的了呢?于是,百姓也就只能默默地忍受着各种不公平,甚至于“村”、“居”官的任意妄为了。  

从根本意义来说,尽管中国地大物博、地域辽阔,可真正能够实现社会稳定、构筑和谐社会的基础,重在基层,惟有基层“村”、“居”遵纪守法、秉公作为,才能对“构筑和谐社会”有所裨益,对中央的要求有所作为。然而,他们日常的作为是怎样的呢?他们是真想“为民做事、为国尽责”吗?他们的法盲行为或者说明知故犯行为,难道就没有小范围的“老子天下第一”的思想在作怪吗?他们的背后是否“小小诸侯”[科局]在撑腰、在作祟呢?而“小小诸侯”的背后,“诸侯”又怎么可能不是“小小诸侯”的幕后老板?......于是,逐级存在着包庇、纵容下属的跋扈、骄横,竟然把法律法规远远地抛掷于爪哇国的某一大树的树荫下去了。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新庄村的11名村干部在4年里,采用虚报冒领和挪用的方式侵占村民利益,涉案金额竟然高达千万元之巨。这宗案子露出水面,让不少公众感到震惊和陷入思考。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所谓村官腐败不过是吃吃喝喝,与犯罪是沾不上边的,这种“宽容”的社会心理在很长一段时期里遮蔽了村官腐败的严重危害。正规的权力可能会被用于牟取私利,那么“隐权力”简直就是村官们为自肥其私而繁衍出来的。一个有着无限“隐权力”的村官所制造的腐败“规模”,不会逊色于正规权力较他大得多的官员。特别在当前市场化与城镇化的转型进程中,农村土地的附加值大增,村官能够支配的公共资源已不再和过去可比,在土地征用、安置补偿、工程建设中暗箱操作的收益动辄数十万、上百万,而正规权力官员日常难得有此机会,自叹不如。防范村官“隐权力”泛滥,关键在于实现对正规权力的制度性制衡,因为村官的“隐权力”往往来自于其缺乏监督的正规权力的自我膨胀。“民选村官”也会腐败,而且腐败的程度一点不亚于被任命的官员--这一残酷的结论对于那些对“民选”充满期待的人们来说,不啻一盆冷水,同时也留给人们更多思考。所谓“民选”过程中,威胁、贿选、造假等等行为,其目的不就是为了一旦当选,而狠狠地再捞回更多的投入之目的吗? 执政体制的结构性缺陷,不仅为“村官腐败”营造出这样一块党、政、法“三不管”的“洞天福地”,而且成为中国“吏治腐败”系统中一个十分隐蔽的“终端”,一些地方的“村官”,直接充当了乡镇干部腐败的“源头”。处在这样一个腐败“金三角”或反腐败真空地带的“村官”们,想不腐败都不可能。因为“村官”手中的权力是一种几乎完全失控的权力。失去监督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

  执政体制的缺陷导致了“两委”矛盾,助长了“村官”极权主义的膨胀。常见的现象有,村主任不过只是摆设。这就形成了“村官腐败”案的首要大多是村支书的原因,因为在为数众多的村委会中,村主任常常连腐败的资格都没有,充其量可以在村支书的“利益共同体”中分一杯羹。 目前我们实行的村级直选,只选举了村民委员会主任,却没有同时选举一个机构对其进行有效制衡,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会产生腐败。法律上来讲,“村民会议”是能够制约“村官”的。由于它不是村民常设机构,集权仍在“村官”手柄之中,所以它难以对“村官”进行随时的监督:也不可能对“村官”进行“不信任投票”,无法进行“个案对抗”。等到村民们忍无可忍,行使罢免权时,往往是在铸成大错之后了。还有的地方,为了城区城郊土地的诱人利润,村上级支持性地一概改名化叫“居委会”,而《城市居民组织法》第十条明文规定的居民会议[法定年龄,具备有选举权被选举权的]超过半数以上通过的,可以直接撤换和增选居委会主任的条文,竟然被地方村上级部门束之高阁、不予执行。国家法律,在地方基层执政部门,变成了一纸空文。比如,2005年4月,山东临清市歇马亭104口人的“芝麻村”,由于村支书、主任的玩忽职守,致使村财务20余万下落不明,村民们依照办事处说的“咱这儿是居委会”的说法,就依照《城市居民组织法》第十条的规定,召开居民会议,76人法定具备选举被选举权的居民中,有54名表决撤消原主任的资格,并递交给大辛庄办事处,而且程序合法,其结果办事处居然置之不理,直到今日。

   “村”[居]官在目前社会中,有许多人几乎是法盲或者是胆大妄为的地方“村霸”,什么中央政策、什么国家法律,什么人文情理,只要有损他们的利益,他们就对村民[居民]的据理力争和据法抗争,都当作游戏,因为村居的上级和他们是一个集团,他们共同想达到的,就是攫取村居集体利益的目的。于是也就不择手段地对村居民们的合法合理合情行动进行打击报复。因此,我国对村居干部进行一次彻底地坚决性地认真清理、严查、严办的时候,应该是当务之急了。因为这些最基层的人,是制造上访、冤假错案中的最重要的一部分人。     

基层腐败,是发生在百姓身边的腐败,它的恶劣影响,远远大于高官腐败的现象,高官腐败是潜行的、老百姓看不见的腐败,而村居“官”的吃喝嫖赌、贪占索挪、巧取豪夺是老百姓恨之入骨的。尤其是全国各地城市城郊结合部位的这些“村居官员”,其民愤有几个没有呢?      

还法律尊严吧!“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啊!
来自:闽侯县某村 希望:看帖回贴
回贴支持发贴人发贴的最大动力!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主题

高级回复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