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大树被风刮倒砸死路人,不能这么算了

大树被风刮倒砸死路人,不能这么算了


2日,北京的风够贼够猛。但相对于往日风天,似亦并无特异之处。但对于湖北来京打工的文国运来说,那可不是。这是一股来向他索命的歪风。 (据中国民事执行网报道)

  在昌平北七家镇歇甲庄村,一棵大树,更准确地说,是一颗早已枯死的杨树,没有逃过这场风的袭击。它的叶子不知在何年月日,早已在汽车的尾气熏陶中吹落。面对今天这场风,它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就想躺下歇歇。可这正应了北京的那句老话:瞧那寸劲儿,早不倒晚不倒,恰恰有人路过时它就倒了,而一个活生生的青壮年,竟连吭一声都来不及,就此去了。

  湖北人文国运,从今年5月起就在唐山干活,前晚9点多,他才在工头的带领下来到歇甲庄村,准备在这里等活干。工友们说,文国运为人不错,家里有个6岁的小女儿。每日往家里打电话时,他都会呵呵笑。因为家里经济窘迫,他平时省吃俭用,一年到头就回家一次,每个月发了工资就给家里寄钱。

  村民们说,其实,这棵树早已枯死,一直没人清理。记者找到昌平区园林绿化局,一名工作人员说,树木枯死后,如存在危险,应由树木责任单位上报当地林业站,经林业站实地考察审批后才能砍伐。再问林业站,回答说大树归歇甲庄村管。又致电村委会负责人,对方未作回应便挂断电话。

  老土俺知道,我们社会处于转轨变型之中,各种社会矛盾凸现,政府管理压力大,问题处处有,身边尤其多,总有出漏子的时候。但是,如果每个人看到问题都由他去,各人自扫门前雪,羊亡而不补牢,我们可能能造就亿万个富翁,却建设不好一个社会。

  再次讲一个老故事。在美得醉人的檀香山,我们注意到,作为檀香山一景的椰子树上却没有椰子。导游告诉我们说,其实,这里的椰树,原本和世界上所有的椰树一样,也是果实累累的。但是上世纪60年代,一宗偶然的“椰子夺命案”改变了椰树的命运:某一日,一名游客正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呢,一阵大风袭来,一个熟透了的椰子从20多米高的树上落下——瞧这寸劲儿的,竟也是不偏不倚,砸在了那游客的脑袋上,而且,游客竟也一击毙命。

  麻烦的是,这位爷的弟弟,是位精通民事诉讼的大律师。在打听到这片椰树属于州政府后,他决定控告州政府,索赔一亿美金!

  法庭上,州政府代理律师辩护说:一则曰,椰子被大风刮落,这属不可抗的自然事件,州政府无需负责;其二,州政府已经在椰树下立了警示牌,提醒游客远离椰树。原告立刻反驳说:首先哪,夏威夷的这个季节总刮风,椰子掉下来是天天发生、可以预见也可以抵抗的事件;其次,州政府竖立警告牌,证明他们已经预见到了椰子掉下来这种危险,但却没有尽职尽责地积极地去清除这个危险;还有第三哪:州政府在旅游广告中大肆宣传的该海滩的特色就是椰树,结果游客来了却竖立警告牌,禁止靠近椰树,这是侵犯公民的权利和自由!

  你猜猜法官咋判的?他说:“自由至上”是美国立国之本。夏威夷州政府因管理失职而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使宪法精神蒙垢,致游客死亡,理应判罚。州政府当然不服。他们花了几年时间层层上诉,但各级法院都维持了夏威夷州法院的一审判决。最后,州政府只有向法律低头,乖乖赔付。吃了这个大亏,州政府也学乖了,每年椰子刚刚长出,就组织力量把它砍掉。游客们便再也见不到夏威夷椰树的果实了。

  文国运已经不幸离世,是该由村里来赔偿吗?村里赔了吗?这事儿,媒体要惦记着,政府更应该惦记着。政府还要举一反三:在犄角旮旯里,还有没有枯树要拔除?法官也要惦记着:要是文国运的女儿来告,你可得支持啊!(责编:王英敏)
回贴支持发贴人发贴的最大动力!
中国人长的是模样,美国人长的什么模样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全部来自互联网,完全复制粘贴。看帖者请于24小时内自觉、主动、完全忘记。跟帖行为并不意味本人同意、支持、反对,或了解、知晓文中观点,如有任何疑问请直接联系原作者本人。故本人不对以上内容负法律责任(包括民法、刑法或婚姻法,及文中提及或未提及之法律),谢谢合作!



闽侯官方网唯一承认家乡QQ群号:①1005765   ②28449227  ③25593247
闽侯是我家,维护靠大家!福建省登山协会原生态户外运动俱乐部领队,闽侯群山漫步登山俱乐部领队,中国红十字会急救员!国家二级社会体育指导员!福建省登山协会山地救援中心2中队救援队员!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主题

高级回复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