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悄悄的走了——转自一名闽侯基层干部的博客

我悄悄的走了——转自一名闽侯基层干部的博客


我是一个匆匆过客,也许今天我悄悄地走了,没有一个人会记得曾经我也从这里走过……

    二十年的辗转,二十年的蹉跎,二十年的流金岁月弹指飞间,二十年的忙忙碌碌空留嗟叹!我何尝不去奋斗,让自己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我何尝不去拼搏,让自己打出一片乾坤朗朗的世界!我认真做事、平易待人、循规蹈矩、实话实说,渴望躲进小楼成一统、投入自然观沧桑的自由自在生活。二十年来我努力地溶入这个环境,常常扫完自己门前雪,还主动帮助一些不知道是否需要帮助的人打扫,由于不会看人摆菜、不懂见风使舵、不善惴磨心事、不屑曲意奉承,所以也常常好心成了驴肝肺,到头来非但没有被环境兼容,反而在不知不觉地被排挤、被边缘。也许是我太纯、太真、太执着、太较劲的犯下的错误吧,我并不想锋芒毕露,可不小心却站到风口;我不想行高于世,可不经意却高出一筹!现在我要悄悄地走了,才恍然大悟,这环境是对的,而我是错的,我在这里经历的二十年,走的是自己人生的麦城,我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磨得圆滑一点、学得厚黑一点、装得伪善一点、做得狠毒一点。否则,我就不至于落得洒下的一大片汗水,换来的却只是碌碌无为,真是问心有愧呀。

   1991年8月,因长篇通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人民日报》发表引起县委重视,我作为这里第一届“茉莉花节”引进的特别人,戴红花坐主席台,确实风光一度。后来我就到当时最吃香的土地局工作,负责办公室工作,很多人眼睛都红眼得转绿。当时许多人都说我“狗扑屎”了,也就是走狗屎运,瞎猫碰到死老鼠,更有甚者猜测我有“裙带关系”,会不会老婆被某领导睡了,天哪那时我还是单身汉,呜呼无语。为了躲风头,我主动参加法官选拔考试,然后调入了法院工作,由于我文艺才干突出期间还多次被最高院、省高院、市中院、县委、县人大、县政协、县纪委、县委政法委、县委宣传部等上级单位抽调借用,经历相当丰富,际遇相当尴尬。

    1991年底,我执笔拟写《土地管理工作思路》时,建议局领导将“闽江洲地围垦”写入来年工作思路,首次提出“围滩扩城”的构想,并编入《县92年工作思路》;1992年,在《福建地政》发表《土地管理及资源开发》论文,对“围滩扩城”进行详尽论述。当时这个工程被遭质疑时,县里有领导就批评我“异想天开”,于是讨伐附和的声音此起彼伏,说我“好大喜功”、“想入非非”、“人心不足、蛇吞象”等等……后来这项浩大的工程付诸实施,不管开工仪式还是竣工典礼,都成为那一批曾经口诛笔伐我的功臣们风光闪亮有秀场,没有一个人记起此项大胆的构想何人首倡。   

    1995年初,我撰写的《“临退”人员犯罪现象值得重视》调研,被县委、中院、高院、最高院、省委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以及新华社快讯、方圆月刊采用或转载,并入选《中国改革开放20年成果总览》一书。该文引发当年全国性“59现象”大讨论,比央视焦点访谈还早七个月关注“临退”犯罪现象。由于反响强烈,院里不知是福是祸,就拉我很批一顿,有个领导说“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不知道,就乱写一通,不是闯祸了吗?”后来事情发生戏剧性变化,当年我所在的法院信息调研评工作受到表扬,严厉批评我的领导受表彰,而并无几人知晓是谁挖掘了这个课题。

    2005年,是我文学创作的丰收年,先是出版了一本诗集《法官礼赞》,最高院、省法院、省委宣传部领导为诗集题词,小小震动了全国法院系统,本来是件好事,没想到却马上招来法院那些“文学修养”很高的领导和法官同仁的雅赠“法官队伍的一流作家,作家队伍的一流法官”,于是风言风语四起,说我就像“找足球运动员打乒乓球,找乒乓球运动员踢足球,胜了不稀奇。”搞得我十分难堪。也就在这一年我发表《古城王》和《怀念》两部长篇报告文学,还获得全国“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征文大赛”三等奖、全国“廉政歌曲大家唱”歌曲创作本市赛区第一名、本省赛区第一名、全国三等奖,并担选县文联常务理事,再后来,我被推选为县文学协会主席,被社会公认为创作优秀人才,也多次受到县委领导的肯定。当然我业余创作的各种稿酬也少不了,有时确实超过工资收入,于是,我周围的“红眼病人”就增多了,原来的那种“赞扬”声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声音,说我“不务正业,是业余法官,专业作家”,唉,真难。

    由于我喜欢创作,也善于写作,刚到法院第二个月就在《人民法院报》发表文章,不久又在《长安》发表文章,改写了法院、县里无人在这两个报刊发表文章的历史,几年来,我在法院报发表的文章总数约占全市法院系统的一半,我所在基层法院每年都是全市、有时是全省宣传先进,院里开会偶尔有良心的领导在会上表扬我为法院宣传立下汗马功劳,茶余饭后也偶尔听同事说我是“法院宣传枪手”,不过这“枪手”不是有赏金的,是靠自己的热爱才出手的。法院和县里每年评的宣传先进个人都是不写文章、不做宣传活动的人,没有一次会轮到我、甚至没有一次推荐我,哪怕被领导疏忽一次提错名的机会都没有。荣誉面前谁能想起我所做的事情呀。   

    殊不知,我进法院我是高分考取,且第二个月在没有请“温书假”(与我同考的全部请一个月或更长的“温书假”)的情况参加全国首届“初任审判员”司法考试,以全县最高分,高出第二名28分的成绩遥遥领先于其他参考人员,应该说我毕竟是全日制法律院校毕业,多少比半路出家通过业大、电大、自考等补修法律的同仁实力较强一些呀,为什么我的法律水平就不被认同呢?我十六年法官生涯没办错案,所办案子除了判决一案外都调解结案。我出创一套调解方法叫做“调戏、调情、调侃、调理”屡试不爽,可这些轻松诙谐的名词却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误读领悟成“二流法官心经”。罢了,我都明白反正就是因为我才气横溢惹的祸。

    这环境我真呆不了了,还是悄悄的走吧,因为我目光犀利、思维敏捷、才情过人和写作的名利兼收,的的确确得罪了、冒犯了这个环境中那些心理燃烧健康妒火的人,我做什么他们会顺眼呢?所以,宁愿单独去酒吧里买醉,宁愿花时间在博客里渲泻,宁愿孤旅天涯走南闯北去放纵……整整二十年的压抑了,究竟是我被这个环境排挤,还是我主动抛弃这个环境,看完我的叙述,朋友们一定不得而知。我走了,悄悄地走了,还是孑然一身,和来时没什么两样,只是心情相别天壤,看着自己的只身孤影难免有点伤感,这种伤感过后,却涌来一股轻松、惬意、解脱的感觉,像走麦城又像进京城,心情十分复杂……

转帖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f5dc2801017qdb.html
回贴支持发贴人发贴的最大动力!
道出了些许无奈 一路走好
真是道出了很多基层干部的无奈心声,有时真觉得我们是不是生错了时代,长错了国度。
中国的关系网首屈一指的!没后门的人就算是第一名又如何呢?
基层干部的无奈心声
悲哉!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祝你一路走好。
在我眼里你所在的单位还不是基层的,许多许多也是从正规学校毕业的人们在乡镇学校、乡镇单位工作,他们的待遇也不怎么样哦!不是社会错,而是我们不懂得适应社会!
上班,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是养家糊口,事业那是少数人的事情,放宽心态,君子安贫,达人知命
返回列表